今天是: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04:13  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首页>>盟员论坛>>董恒宇
盟员论坛

守护心灵的“大槐树”

2014-09-22 浏览次数:1686 关闭

——绿色发展、人文关怀与文化转型

董恒宇

  中华民族的这个“华”字的繁体(華)和篆体文都告诉我们中华大地的古老生态是一派绿草茵茵、树木丛生、鲜花盛开的景象。《诗经·小雅》“棠棣之華,萼不韡韡”描写海棠开花的时候是那种光彩艳丽、花穗丰满的样子。中国是诗歌的故乡,中国诗词讲“情景交融”,景就是生态绿色美好景观,情就是博大慈悲的人文情怀。生态与人文、绿色与诗意本来就是契合在一体、密不可分的。

考古学界老前辈的苏秉琦先生告诉我们大约在1万多年前,陕西的华山附近满山遍野盛开着玫瑰花。到了新石器时代,源于华山的仰韶文化与源于赤峰的红山文化把玫瑰花图案与龙形图案两种不同文化标志结合在一起,迸发出中华文明最初的火花——这是中华文化源头上生态文明与精神文明的凝结。

一、“城”的故事与“節”的美德

本世纪人类的文明有两个重大现象,一个是美国的高科技,一个是中国的城镇化。中国的几亿农民在几十年之内要转变生存方式,成为城市的居民,这在整个人类文明史上都是一件大事,同时也是我国的重大机遇。

在中国文字中,城市的“城”是土字旁,右边是成功的“成”。现在中国的千年古城很难看到了,因为中国的城墙大多数是土夯的,时间一长就风蚀风化了。我们在欧洲常常看到一千多年前的古罗马城,两千多年前的古希腊城,因为他们都是石头城容易保存。中国的石山连绵东西南北,为什么不开采石头垒城呢?研究后才明白,中国古代文化尊重自然,敬畏自然,认为“万物有灵”山体是神圣不可撼动的,《庄子》曰“天地与人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自然与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相互依存,相依为命。故而中国古人用土夯城建房,不得已打地基用一些石头,也是很节制的。

自古以来,中华农耕文明就讲“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教育小孩子,首先从饭碗里不允许剩饭开始。中国传统文化很重要的理念就是要节约。《周易》64个章节,其中一章就是节(節),从竹子一節一節取象比类讲“知止”,凡事要节制,引申为节约、节省。《荀子》讲“强本而节用,则天下不能貧”。儒家更将“天人合一”思想落实于实践层面,演绎出“仁爱万物”的生态伦理原理和“取之有度”、“用之有节”等生态伦理规范。“節”的美德在中国源远流长。

二、我们是伊甸园的守夜人吗

我们现在为了建设城市而生产水泥、钢铁、塑料,为建高档别墅炸山采石,杀鸡取卵等等,结果搞得大气污染,雾霾不断。推进绿色建筑、低碳建城,非常迫切。

草木花卉在什么地方生长,是经过上百万年甚至上千万年“适者生存”自然选择的;草原上的草,山坡上的原生树木自然生长,花开花落。而现在很多城市搞“大树进城”,要给大树“输液”。草坪百分之九十以上种的是美国草,异地草木难以适应当地气候、土壤等条件,生病严重,不断打农药,结果高尔夫球场草坪污染得连蚂蚱都没有;这些“贵族”树木花草要不断抽水浇灌,导致城市水位逐年下降。所以,培育种植当地树草品种显得尤为重要。

1962年,美国女作家雷切尔·卡逊发表了著名的《寂静的春天》,标志着人类开始关注环境污染问题。然而在这50多年的时光里,污染渐渐吞噬了森林、草原、湿地、河流,杀戮了野生动物,硝烟雾霾袭击了城市人群。我们应该放下作为“人”的身段,反省自问:人类应当是大自然这个伊甸园的守夜人还是掘墓人?让沙漠变成绿洲,让河流奔腾不息,让植物繁茂生长,让野生动物自由迁徙——人类才可诗意地栖息于这个星球之上。

三、“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

谈人文关怀首要善待农民工。他们进城十几年了,建造了很多房子,但很多人没有住的地方;交了很多税,但还有些人没有城镇户口;他们的就业、社保、医疗、子女上学等都存在一些问题。另外农村还有8000万留守儿童,也存在身心健康问题。关心社会的弱势群体是文明进步的标志。

我在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调研,看到当地发展温室大棚种植有机蔬菜,政府提供原始投入和相关服务,销售走俏市场,搞得红红火火,很受启发。感到现代农牧业产业化搞好了可以把农民安顿在自己的土地上、住在自己的家里,儿孙绕膝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年龄大一些的牧民很多不习惯进城住楼房,愿意住在蒙古包里,也要尊重他们的意愿。至于农村牧区的年轻人不甘寂寞,去城市开辟新天地,也是大势所趋。城镇化要尊重不同人群的意愿,不可赶人进城、迫人上楼。中国管理哲学一个很重要的原理是“无为而治”、“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

再如我国事业单位人员的工资多年没有调整,而物价却连年上涨。适时提升事业单位乃至公务员工资,还富于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也是体现人文关怀的重要方面。

四、莎翁小镇与固镇的故事

人文关怀更深层次的问题是文化问题。前些年,我在英国的莎士比亚小镇参观,看到这个绿树成荫、温馨的小镇只有几万人,没有高楼大厦,莎翁小屋只有几百平米,然而每年世界各地前来参观的游客达到几千万人次。为什么呢?因为在英国人看来,莎翁的文学艺术就是他们的精神家园。

小时候,放暑假时,回山西老家河津县固镇小住。这是一个千年古镇,四面围着土夯的城墙,城墙很厚,街上铺着青石板,路两旁长着绿茵茵的香椿树,下雨后听得见青石板下面哗哗的流水声;镇的中央有个大戏台,戏台旁边有一颗古槐,树冠巨大,枝叶茂密。逢年过节村里唱大戏,大人们坐在戏台前面的空地上,我们小孩儿就爬在大槐树上。春节的社戏红火也是在这里操办。可前年再回老家,这些景象都没有了,大槐树也不见了,镇里大拆大建,连古城墙都拆除了,高楼拔地而起、杂乱无章;村内,持续千年的村落品相荡然无存,村外,尧舜以来耕耘四千多年的肥沃良田变为“洗煤厂”。心中的悲哀无以言表。

可见,一村一城乃至一民族,如果丢弃了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精神家园,就像树刨了根儿,人丢了魂儿一样;守护自己“心灵里的大槐树”,保留一些本地、本民族自己的绿色本底和文化色彩,应该是我们生存发展的起码选择吧。冯骥才先生说,我国古村落消亡的速度相当惊人,2010年比10年前消亡了25%,他认为这是“文化上的无知和愚钝”。

五、鄂伦春狩猎与费孝通预言

19971月,在北京大学主办的第二届社会文化人类学高级研讨班上,来自内蒙古的鄂伦春族学员提出了鄂伦春狩猎文化的存亡问题,引起费孝通先生的高度关注。鄂伦春人如果执意自己的狩猎文化,必然导致民族的灭亡。那么是保护文化呢,还是保护人呢?费老认为当然是保护人——在费老看来,这不仅仅是鄂伦春人特有的问题,而且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即“文化转型”的问题。

费老亲自到大兴安岭考察鄂伦春文化。他认为文化转型不能急转弯,建议发展饲鹿业来代替狩猎作为过渡台阶,当他了解到当地驯鹿出现了退化问题时,亲自到农业部申请从俄罗斯引入优良鹿种。

201110月,中央电视台播出了白岩松到呼伦贝尔采访鄂伦春人饲养驯鹿的实况,我们欣喜地看到,费老引入的优良鹿种健康生长繁衍,很多游客观赏、坐骑驯鹿,促进了当地特色旅游业的发展,新一代鄂伦春人以此为生。

费老预言后工业时期势必发生一个文化大转型。他认为,人类有必要对自己创造的文化进行全面反思,其中包括转向走生态文明的绿色发展的道路。人类应该对文化转型有清醒地认识,高度的自觉,故而费老提出了“文化自觉”的命题。

总之,时代在发展,现在不可能返回诗经里描写的那种“棠棣之華,萼不韡韡”的原生态情景之中了。但我理解,我们可以赋予“情景交融”新的时代内涵,那就是经济社会发展、环境保护、文化涵养与民生改善密切结合、相得益彰。以上是我对绿色发展、人文关怀与文化转型的一点初浅理解和感想,与大家交流。

上一篇: 生态产品的哲学审视 下一篇: 实现长治久安的绿色人文思考

中国民主同盟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版权所有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 蒙ICP备15003514号  蒙公网安备 15010202150127号 

单位名称:中国民主同盟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 网址:www.mmnmgqw.org.cn 电子邮箱:mmnmqw2045@aliyun.com 
地址:呼和浩特市新城区成吉思汗东街22号 邮政编码:010051 联系方式:0471-6200436 0471-6200436(传真)

中国民主同盟 民盟 内蒙古民盟 中国民主同盟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